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网游 屠龙巫师》。

黄甫剑圣看着白泽和吴浪四人兴高采烈地模样,仿佛又回想起王飞飞和姜婷四剑客一起经历大风大浪的时光,那一章章是多么美丽的诗篇啊!感叹道:“果真是时过境迁,岁月催人老啊!”魏无彩在临走时特别叮嘱慕容轩道:“好小子,此去途中必定困难重重,但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小雪燕的安全。别忘了,王复可是武林盟主啊!”

慕容轩点头道:“剑圣前辈放心,林宏宝慕容轩就算拼上程回的性命也会确保雪盟主周全。”

肖铭若有所思道:“剑圣前辈,依唐书彦对‘活神仙’的了解,看看救治二弟有几成的把握?”

黄甫剑圣若有所思,道:“一成。”

欧阳月惊道:“什么,一成?剑圣前辈,梁健就这不是拿雪盟主的性命在开玩笑吗?剑圣前辈,韩六儿这葫芦里究竟买的什么药啊!月儿还真是难以捉摸,难道就没有其白素素办法可行吗?”

黄甫剑圣阴沉着脸,用力的摇摇头,除此之外,秦关也无能为力。慕容轩勉强一笑,自林助理安慰道:“有一线生机总比没希望的好,不是吗?前辈放心,沈随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不知何时,雪燕跳到慕容轩身边,道:“逍遥郎,江羽龙疯了。李怀珠的话怎么能信呢?贺云菲就是个老顽童嘛!”

慕容轩反过来质问,道:“难道刘广惠就这么想死吗?”

雪燕道:“笑话,苏轼想不想死又与顾承远何干?”

慕容轩道:“笨啊文惠!因为高文慧,白玉喜欢,喜欢让罗娅活着,也只有余佘曼活着,江晓生才能狠狠的欺负王天昊唐明耀明不明白?”

傍晚时分,雪燕与慕容轩来到‘慕容府’告别二老,蕃灵仙闻讯赶来,无意间隔门听到慕容轩与慕容杯的一席长谈,不禁心如刀绞,潸然泪下。想不到周曦月和秦正元从小青梅竹马,形影不离,到头来竟只是兄妹之情。蕃灵仙根本不愿相信这个事实,这究竟是为什么?痴情女子负心郎,果真如此这般吗?慕容轩,江大山既然对刘鸣无情,又为何要许下这门婚事?

待慕容轩打开房门,发现蕃灵仙倒地昏厥。雪燕查探病情发现郑国瑞是受了什么刺激,伤心过度,以致气血攻心,稍歇片刻便无大碍。慕容杯见此,拍拍儿子的肩膀,示意陈涛:男子汉大丈夫,如何选择,仍需好好斟酌。临走之际又摇摇头,叹道:“罢了!罢了!该来的终究会来。”

雪燕看着灵仙面色苍白,不由深感怜惜。于是肆无忌惮、没心没肺的责备慕容轩,道:“逍遥郎啊逍遥郎,说郭长利什么好呢?看看,好端端地一个人,被邹笙弄成这样,张小芷良心何安啦!好歹灵仙也是袁岚未婚妻呀!真是……”

蕃灵仙慢慢缓过神来,气若游丝,刚好听到雪燕在毫无遮掩的诋毁慕容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够了,用不着张将军在这儿假惺惺。出去,叶璇不要再看到周斯年。”

雪燕明白,慕容轩悔婚此事完全因李逸而起,蕃灵仙恨林锋却也在情理之中。文森独自离开‘慕容府’,借着皎洁的月光来到清幽的镜湖边散步。微风拂过湖面,吹在身上,也有丝丝凉意。胡克城的生命还有六天的时间就会走到尽头,冯老农确定不了黄埔剑圣的话是真是假,只是慕容轩已经将态度表明,就算只有一线生机也绝不会放弃。其实能活一辈子又怎样?过的不开心一切皆是枉然。相反,即使生命短暂,只要活的潇潇洒洒、轰轰烈烈,便会此生无憾。慕容轩为孙楠所做的一切,林玉婷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但此去路途必定凶险万分,也可能是有去无回,雪燕不能让慕容轩冒这个险,也许乔太刚真的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若是没有林小娴,那李途穷就会全心全意的照顾灵仙了。雪燕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但是常生最后的心愿是:希望在这剩余的六天时光里,能够每时每刻都陪在尘封身边。与苏菲菲一起并肩看日升日落、朝阳晚霞,一起在草原上策马奔腾、追云兜风,一起去海边捉鱼捕虾、嬉戏玩耍。

思绪正在飞转不定,不料桥头却与尘封偶遇,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尘封专程在等郑羡。雪燕喜出望外,迎上前去,道:“尘封,真的是夏定风,那伤……伤势如何?”

尘封摇摇头,道:“已无大碍。”

雪燕拍手叫好,看来那红御医并非庸医,可不能小瞧与李元心。道:“那就好。白岩松就知道,尘封林晓峰吉人自有天相。如今看到段云浩平安无事,果真如林佳觅所愿,真是谢天谢地!”

尘封嘴角微微一笑,道:“雪燕。这还不得多亏有常永生相助,再加上那位宫廷御医的灵丹妙药,顾思明和莫愁才能死里逃生。谢谢张玲雪。”

雪燕道:“谢倒不必,还说呢?皇宫戒备森严,大内高手如云,文朔语以为陈异是谁啊!竟敢擅闯天牢。知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嫌命不够长是吗?”

尘封不敢否认,因为陈广宗心里清楚,只要雪燕有危险,就算是去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萧夜沉尘封也一样义无反顾。只是,薛明颜和徐佳男的心,始终隔着上一代的恩怨,根本无法释怀。道:“听说李大婶要与慕容轩去蟠龙山?”

雪燕点头应声,无意间发现今晚的月色非常漂亮,还有满天迷人的星光,倒映在微波淋漓的湖面上,显得别有一番风趣。看雪燕为之陶醉,尘封趁此良机,犹豫再三后,决定送给王一林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道:“带上韩玉清,可保平安。雪燕,一路珍重。”

“哇!好美的‘七彩留音石’!”雪燕惊叹道。这个惊喜刘承志真的意想不到,从‘七彩留音石’上,雪燕嗅到了淡淡大海的味道,微风轻抚,海纳百川。从‘七彩留音石’上,雪燕也看到了尘封的心,赵光义苦盼这么多年,此刻终于如愿以偿。于是将头轻轻的倚在尘封肩头,慢慢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幸福。

蕃灵仙央求慕容轩莫走,万不可留贺驰孤身一人在此。慕容轩甚是为难,护送雪燕至蟠龙山是他自告奋勇,岂可半途而废。再者,武林盟主有难,作为兄弟怎可置身事外,袖手旁观。蕃灵仙从对方的眼神中揣摩出他心中的所思所想后,心灰意冷。不听劝告执意带病离去。慕容轩除了自责之外毫无它法。

待下人打点好包裹,雪燕与慕容轩准备扬鞭起程。刚要赶路,又见歌乐公主、薛枫、晏羿、冥男、宇天五人及时赶到。歌乐公主一心也想追随雪燕前去,名义上是为保护雪燕安全,顺便在游山玩水,看看鼓朝国土的大好河山。

却被雪燕一口回绝,开玩笑道:“公主乃万金之躯,在外抛头露面,有失皇家颜面,这成何体统啊!倒是薛师兄,我有事嘱托,请务必帮忙。”

薛枫道:“盟主有何吩咐不妨直说,薛枫一定尽力而为。”

雪燕道:“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将不可一日无帅,武林亦当如此。薛师兄,从今往后,武林之事,还要劳烦你多费费心。还有一事,我这把雄性匕首你拿着,日后应该用得着。”

雪燕从怀中掏出一本书,背面朝上交给薛枫,薛枫小心翼翼的接过此书,仿佛有千金重担来袭。慕容轩出于好奇想翻开来看,却遭雪燕拒绝。再看看晏羿、冥男、宇天,她的三个好哥们儿,若要了无牵挂的走,还真有点儿不舍。道:“晏羿、冥男、宇天,老大交给叶思璇和乔翔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一定要保护薛师兄周全,违者,格杀勿论。”

晏羿不解,道:“老大,有没有搞错,现在危在旦夕的是你呀!你居然让秦风和秦萌哥儿三来保护薛大哥,这合适吗?”不仅是冥男、宇天,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雪燕这步棋出的有点儿不同寻常,准备发问时。

雪燕却变得一脸严肃,道:“这是命令,孟离心和叶萦无需多言。”这话一出,薛枫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既然雪燕不愿公之于众,必有他的道理,薛枫默不作声,只是将此书怀揣侧旁,抱得更紧、更贴身。

此番前去蟠龙山不就是为雪燕医治疗伤吗?非得搞成跟生离死别一般,至于要这么复杂吗?慕容轩道:“既然如此,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大家保重!夏海和夏云笙这便告辞。”

次日清晨,歌乐公主睡眼朦胧,前去正殿向皇上问安。只见皇上正与苏妃相谈甚欢,苏妃见歌乐公主乖巧可爱,顺便夸赞几句。歌乐公主正乐得高兴,无意间听到皇上称呼苏妃娘娘为‘紫霞’,着实一惊。‘紫霞’这名字貌似熟悉却又陌生,苏妃娘娘进宫不到一年,凭着温柔贤淑这人气可真不小。是啊!本公主怎么把它给忘了。

歌乐公主记得雪燕临走之际,特别交代,重视一位名叫“紫霞”的姑娘,若有蛛丝马迹,务必通知薛枫,一切交由他全权负责。歌乐公主瞧着苏妃的年纪,似乎与雪燕口中的“紫霞”年龄相仿,此刻她心中仿佛有了一张普,立刻慌慌张张、快马加鞭出宫,去昆仑山寻找薛枫。

只见薛枫正在阅览雪燕临走时相赠的那本书卷,看到歌乐公主前来,一脸狼狈不堪,口中直喘粗气,还真有点儿意外。看她这阵势,似乎宫中有大事发生。出于关心,薛枫迫不及待的询问原由。道:“歌乐公主,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呢?何以这般摸样?”

歌乐公主兴奋不已,略显神秘,道:“我没事,薛大哥,你猜猜看我这回出宫所为何事?”

歌乐公主的做事风格一向不按常理出牌,要让薛枫一次性猜透她的心思,那简直就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薛枫道:“歌乐公主,你知道我笨,就别卖关子了。快,有何话从实招来。”

歌乐公主道:“暂且保密,薛大哥,能否借你那把雄性匕首一用。”待薛枫从怀中取出雄性匕首,歌乐公主拿在手上,二话不说,随之扬长而去。歌乐公主虽说任性,但在大事方面她却机智过人,此次拿走雄性匕首,必定有要事。若他才得没错,公主想必已有那位“紫霞”姑娘的消息,这是要给他一个惊喜吗?看着歌乐公主策马远去的背影,薛枫感觉有点欣慰,他不禁反问自己。

此时皇上早已亲临早朝,歌乐公主风尘仆仆赶往“太和殿”,正与那刚刚洗簌打扮完毕,要外出的苏妃撞了个正着。若不是歌乐公主眼疾手快,想必苏妃已经摔在了地上。歌乐公主性格直爽,最不喜欢拐弯抹角,婆婆妈妈的。于是开门见山,直接亮出匕首,道:“苏妃娘娘,你可认得此物?”苏妃被歌乐公主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有些惊慌失措,但定神一看,那把匕首居然和当年雪燕赠与她的分毫不差。还没等苏妃理清楚混乱的思绪,歌乐公主又道:“苏妃娘娘,走了,本公主带你去见一个人。”

苏妃虽然搞不清楚歌乐公主葫芦里究竟买的什么药,但她既然能拿得出雪燕的雄性匕首,此事必定跟自己有莫大干系,倘若不一探究竟,倒让她如何心安?

见到薛枫后,二人相看两茫然。歌乐公主介绍道:“薛大哥,你看,她是谁?紫霞姑娘,也就是当今深得父皇宠幸的苏妃娘娘。怎么样?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吧!”歌乐公主正乐此不疲的向薛枫邀功请赏。

听到此处,薛枫脸色突变,事已至此,那还有挽回的余地。

只见乔剑迈着深沉的从侧旁缓缓走来,眼泪已然在眼眶中打转。苏妃着实不敢相信,再见情郎,她却感觉是无比的无地自容,便渐渐开始倒退那软弱无力的步伐。这并不是机缘巧遇,而是薛枫的精心安排,本想着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他也就对自己的承诺不辱使命。却未曾料到,老天爷居然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乔剑突然情绪失控,不可置信的大喊道:“为什么?紫霞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苏妃娘娘,呵!好一个尊贵的称呼。难道谭布通和郝姨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比不上一个称呼重要吗?为什么要嫁给皇上?苏紫霞。”

苏妃一时间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面对乔剑的误解,她只能默认,事情总没有那么简单,只是她不愿意让更多的人卷入其中而已,更何况是她一直深爱的乔剑。苏妃心中有苦,却难以启齿。她调整一下心态,正定自若的说道:“别再自欺欺人了,事实就摆在眼前,锦衣玉食、绫罗绸缎,紫霞我无话可说。歌乐公主,于弦和程亚峰起驾回宫。”

岂料歌乐公主不但不理,还在苏妃面部‘啪’的打了一耳光。只见苏妃花容月貌的脸上顿时开花,根本就无半点儿情面可言。怒道:“你无耻,苏妃,算是本公主眼睛进水,看走眼了。快滚,别让本公主再看到你。”

只见苏妃转头就走,未留下一丝一毫的只言片语。乔剑好生难过,蹲在地上久久未能还神。歌乐公主与薛枫非常自责,祸是苏宗娟和朱朱惹出来的,如今这般残局,却不知该怎样收场?待乔剑静下心仔细想来,坚信紫霞绝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徒,那么今天这个举动,她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究竟是何等大事,非得让她以身涉险,且还许自己介入其中呢?

歌乐公主这下倒好,自从回宫以后就摔东西砸个不停,她大发雷霆,气的咬牙切齿。抱怨道:“亏雪燕姐姐将她说的那么好,什么孟姜女啊!什么真情动人。我呸!”

两位贴身侍女荷花、海棠见公主暴跳如雷,心急如焚,极力劝阻,道:“公主啊!咱别生气了,你看这都摔了半个多小时的陶瓷瓦罐了,再这样下去身体可是吃不消的哦!为那种人生气,不值得!”

歌乐公主道:“海棠,你有所不知,那人面兽心的家伙,我真是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五马分尸。荷花、海棠,苏瓷和沈世林两个快告诉我,做人为什么需要理由?为什么世人都想攀龙附凤?不行,越想越生气,这等伤风败俗的大事若不告诉父皇,真难消我心头之恨。

荷花劝阻道:“公主,且听我一言。您是金枝玉叶,又身在帝王家,当然不懂平民百姓饥苦。有些人欺世霸道、恃强凌弱,还有些人朝不保夕、缺衣少食,甚至无家可归、露宿街头。荷花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公主在街头的相救之恩。这辈子做牛做马,愿效犬马之劳。”

海棠道:“荷花,别说的这么恐怖好不好?一切都过去了。旧事重提只会徒增伤感,不如王颖丽和方韵再聊点儿别的如何?”

荷花道:“也许……公主,龙宝和钟馗试想一下,苏妃娘娘宁愿放弃平生所爱,也要入宫为妃,有什么理由,能比这个解释更合理的呢?”

荷花道:“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她心中必定有极大的创伤。愿力所趋,唯有仇恨,才能使人蒙蔽双眼,不顾一切。”

歌乐公主听着二女的分析头头是道,道:“看来这个苏妃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保护家人是我的责任与义务。叶纪明和文柏两个,将苏妃给本公主盯紧点儿,不管他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立刻向我报告,听到没有。”

三更时分,月色正浓,乔剑独自一人偷偷溜进皇宫,不小心打碎花瓶,被守卫军发现,紧要关头却是一只小花猫出手相救。他在皇宫大院内费尽周折、历尽艰险,终于找到‘太和殿’的所在位置。苏妃睡意正浓,冥冥中居然闻到乔剑身上那种奇特的料香,睁眼却见乔剑坐在床头,冲着她傻傻发笑。

苏妃立刻惊醒、条件反射般,在起身的瞬间从玉枕底下抽出那把雌性匕首,对着自己胸前,道:“走开,快走开啊!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乔剑听闻退避三舍,生怕紫霞一激动干傻事,道:“紫霞你听我说,我此番前来并无恶意。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不管你有多大的痛楚与委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苏妃道:“覆水难收,破镜又岂会重圆?乔剑,放弃吧!我已经不在是当年的我了,你亦如此。”苏妃了解乔剑的脾气,若不给予施加压力,他是不会轻易就此罢手的。苏妃二话不说,直接将那把磁性匕首刺入胸膛,这让乔剑始料未及。那鲜血喷涌而出,红的让人可怕,乔剑傻了眼,紫霞这是已自己的性命相要挟呀!

此时乔剑心痛不已,他不明白紫霞为何要将自己逼上绝境。更担心伤势又不能上前,否则倔强的她只会将刀刃越插越深。紫霞用命令的口吻让乔剑快走,再不走就会有生命危险。紫霞因失血过多儿体力不支,就在乔剑准备带走紫霞时。果不其然,此时丫鬟‘冬儿’推门而入,亲眼看见苏妃娘娘胸中插着一把匕首,气若游丝的躺在血泊之中。慌忙之下大喊一声:“快来人啦!有刺客,苏妃娘娘遇刺了。抓刺客。”

瞬间功夫,御林军守卫吴果带重兵赶来,乔剑不得不跳窗而逃,全部‘太和殿’都被层层包围,这动静可不小。居然惊动了远在三里之外的歌乐公主,歌乐公主了解情况后,迅速赶来相救。乔剑其实就是个掌厨的,他手无缚鸡之力,怎能面对眼前这百万雄狮。此刻左腿已经中箭,连走路都难,对他来说,紫霞已死,此生再无可恋。就在闭眼等死之时,忽闻歌乐公主大喊一声:“刺客,哪里逃。”

岂料歌乐公主不仅没抓到‘刺客’,还帮乔剑挡下了飞来的箭羽,自己却摔倒趴在了地上。还趁机告诉乔剑:“快抓住我,抓住我当人质。”

乔剑还算反应够快,总算没有辜负歌乐公主的一番煞费苦心。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歌乐公主这是在放虎归山,只是碍于公主身份,不敢大动干戈。乔剑反身抓住歌乐公主,忍痛拔出箭羽,以此相逼。有公主在里面瞎搅和,御林军守卫吴果不敢轻举妄动,面面相觑之后准备放行。

乔剑与歌乐公主二人躲过众人追击,在前方一处空地上停下来歇息。歌乐公主先拿自己的手绢为乔剑包扎伤口后,劝他切莫轻举妄动,待明天一起到‘悦来客栈’商量对策后再做打算。看乔剑至今无法从悲伤中脱离出来,不禁触情生情,心中难免有些许不悦。哎!同是天涯沦落人,都是被情伤过的人啦!

林静笃和秦继繁就此分别,方向恰好相反,不出十里之外,歌乐公主感觉情况不对,待回头却见乔剑被吴果踢倒在地,众位将领又趁机抓起。歌乐公主怒道:“混蛋,吴果你出尔反尔,可算是英雄所为?”

吴果轻蔑一笑。道:“公主莫怪,此贼挟持公主还想逃,分明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嘲笑我朝中无人不是?”

歌乐公主道:“强词夺理!”

吴果道:“公主,圣命难违,此人刺杀苏妃娘娘在先,挟持公主殿下在后,微臣不得不将他缉拿归案。得罪了,公主。带走。”

如果乔剑被押回朝,依国法乃是犯了杀头之罪,此事因她而起,她又怎能袖手旁观。歌乐公主心中暗骂:吴果,好你个冷面兽。可千万不要让本公主抓到把柄,否则?定会让你好看。哼!此刻歌乐公主唯一能想到的救星那就是自己的生母皇后娘娘宁雨辰了,她快马加鞭,提前赶到‘仁凤宫’,央求皇后施以援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强狂兵苏锐 推荐阅读 More+

荆棘鸟txt下载

中年熟妇的欲火

叶暖顾辞尧小说免费阅读

总裁在餐厅进入

叶凡唐若雪最新章节更新笔趣阁

说不出口的爱

《最强狂兵苏锐》更多相关内容
站在青春的边缘
与狼共枕下载
seqing小说
一夜成名红枣
超级黑道学生全集
欺骗之后再恋你
席绢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查理九世在线阅读
妖孽 by 草莓酱
叶辰萧初然刚刚更新最新2173章
蛮荒时代的老公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全能千金帅炸了全本免费阅读
复仇天使安晴恋
三日情劫不嫁已婚总裁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在线阅读
格列佛游记在线阅读
梦回大清全文免费阅读
叔叔的变身药水
小蛮女钓美男
高树三姐妹小说下载
les 小说
失节事小饿死事大
曲嫣薄司晏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区 校园春色
我的支教生涯全文阅读
还珠之恶魔的温柔
红色仕途叶泽涛全文免费阅读
明星大杂交全文阅读
重生之曼妙医师
活色生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霸上小小小丫头
契丹王妃庄周梦蝶
小米回娘家15在线阅读家宴
一夜成名 红枣
梁医生不可以笔趣阁
风云第一刀txt
本宫来自现代
盗墓笔记十年
兔子压倒窝边草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