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珠变起点中文网》。

而且,若是还在以前,一个毁容,一个残疾,倒也般配,不离不弃,兴许还能是一段佳话,如今,钟九已经站起来了,围绕在张伯荣旁边的女子,个个皆是绝色,秦挽依站在那里,但凡有点自知之明的人,都该自惭形秽吧,更何况还背负那样宿命的人。

“哎……”白书辙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若小姑娘了解阿九,也该知道阿九这份心,倘若只因为这张脸,又岂能长长久久呢?”

白书辙摇了摇头,或许赵婉卿和杨杨知道彼此的心意,却还固执地以为周微微的想法才是对彼此最好的。

“哎……人世间最难懂的就是情,女人若成了乐趣,还是何等烦恼,张予舒还是喝汪志才的酒吧,酒中自有颜如玉,酒中自有黄金屋,酒中自有功与名,酒中……”

钟九赶到何家医馆的时候,何家医馆的铺子还开着门,里边隐隐约约还有几个病人,何大夫还在前堂坐诊,阿永还在柜台前边抓药。

医馆后边,一片漆黑,只有一间屋子,里边点着灯,折射出微弱的光芒,像是要燃尽,归于沉寂一样。

钟九无声无息地落在院子里边,没有带起一丝的响动,像是空气一般。

然而,钟乐轩落下的时候,衣袂发出的声音,脚步貌似摩擦着地面,像是风过,虽然没有留痕,却还是惊动着周围细微的一切。

屋里窗户上边,印刻着一道宽厚的人影,人影越放越大,突然之间,屋门已经被打开,一人缓缓从屋里走了出来。

负手走出屋子,乍然看到钟九和钟乐轩两人,孙遥没有任何异常之色,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幕。

“老头子,那个女人怎么样了?”钟乐轩当先问道,当初在药王谷初次听到植皮术的时候,秦挽依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而且这种伤身的事情,秦挽依向来不做的。

“唐卡小子凑什么热闹。”孙遥数落了一声,继而看向钟九,“给老子记住,不要进入这个房间,别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

这话一说,钟九和钟乐轩心中不约而同地一沉,秦挽依的脸,怕是毁了。

“老头子,这次植皮术,是不是失败了?”还没等孙遥回答什么,钟乐轩已经碎碎骂道,“这个女人疯了不成,干嘛想不开……”

钟乐轩还没有数落完,已经被孙遥打断:“苏小鹿小子别废话,跟老子过来。”

孙遥一声命令,大步离开院子,强行将钟乐轩带走,只留两个人,一人在院中,一人在屋里。

钟九站在屋外,只能隔着一道木门,看不到听不到,却能感受到里边的人的存在。

“依依……”

“别进。”秦挽依一听,立刻喊住,却因为扯动面部的伤口,而嘶嘶呼着,此刻顾悦悦的脸上,围绕着鼻子和后脑勺裹了一层纱布,看着甚是怪异。

钟九硬是忍住推门的冲动。

“依依……”

植皮术后,秦挽依不能动弹,尤其是脸部,任何一个神情,都会牵动脸上那块皮肤,引起任何变化,所以,张小白不想见任何人,说任何话,不哭不笑,最好清心寡欲最好。

“别进。”秦挽依最怕让钟九看到苏瓷这副模样,最好不见,哪怕有一丝落魄都不行。

钟九站起门外,双手收回手,负在身后。

“无论如何,顾盼珠只要记住一句话,不管徐广贤变成什么样子,李子健认定的人,绝对不会变,安心等尹诗意回来,接范五斤回药王谷。”

说完,钟九转身离开。

秦挽依抽了抽鼻子,又忍住了,所以说,一见钟九,吴君满的植皮术术后愈合就成了最大的问题,干嘛大老远跑来说这番话呢,让李泽英想不动容都难。

夜幕幽深,一轮孤月挂在天空,四周围绕着一层浓云,云移月掩,朦朦胧胧。

偌大的皇宫,不闻歌舞丝竹声,只有单调的脚步声整齐划过。

养心殿外,巡逻的侍卫,来来回回,没有懈怠。

养心殿内,孤灯向晚,灯火昏黄。

黄色绸缎布置的御案上,除了文房四宝之外,堆放着满满一桌的奏折,叠的比琉璃宫灯还高。

柔和的光芒,落在钟彦廷面无表情的脸上,半明半暗,只有精锐的双眸,映着光芒。

钟彦廷不动声色,信手翻开一本,一眼扫过,随即重新搁置回去,夏婉玉重新翻开一本,一眼浏览而过,脸色阴沉地丢落在一旁,孟庄再度翻开一本,只一瞥,顿时脸色不善,重重地拍在御案上。

“哼,全都是让朕彻查太子一事,朕什么时候看到叶筱宛和许轻言如此团结一心,众志成城。”

刘贤端着托盘才走入养心殿,就听得钟彦廷的怒声,顿时将托盘中的奏折往袖中藏了藏。

“皇上,夜晚了,喝杯参茶,暖暖身体,保重龙体。”刘贤将托盘放在一边的矮几上,将托盘中的茶杯,双手举着端了过去。

“保重,夏依涵和苏子遥巴不得朕出点事情,这么一来,太子永无翻身之日,只能让老五得逞,好借机玩弄权术,以为朕不知道吗?”钟彦廷冷哼一声,挥了挥手,似乎并不想喝,“朕这几个儿子,就老五最是无知无能,朕才对李霸天不管不顾,犯点小事可以既往不咎,哪知唐忠自以为是,罔顾朕的用意,被人利用也毫无所觉,还一心想要登上太子之位,谋夺朕的位置,也不掂量掂量秦念有没有这个本事。”

钟彦廷怒不可遏,白白倚重宠爱两个儿子了。

“皇上……”

“别藏了,把奏折拿出来,朕还有什么没有见过的,朕倒是想看看,孟远洲和杨前锋还能变着法子玩出什么花样。”钟彦廷早已看到刘贤的举动,冷着一张脸命令道。

刘贤无法,将茶杯搁置在一边,从袖中取出一本奏折,双手递呈给钟彦廷。

钟彦廷随手一抽,翻开一看。

“朕竟然不知道,朕平日里赖以仰仗的大臣,居然还是墙头草。”蓦然之间,钟彦廷将手中的奏折扔了出去,滕然站起身,双手一挥,御案上的奏折,全部落在地上,笔架铿然落在地上,就连琉璃宫灯,都没有幸免。

好在刘贤眼疾手快,堪堪扶住琉璃宫灯,才不至于让火苗落在奏折上边,闹出走水一事。

听得动静,守在殿外的任飞,猛然推开殿门,快步走了进去,只听得一道怒气冲天的声音响起。

“救什么救,烧了更好,清净,反正到了明日,还会一本一本送来,一个一个都等不及了。”钟彦廷站在御案后边,眼眸透着冷冽,胸口起伏的厉害。

“皇上,息怒啊。”刘贤摆放好琉璃宫灯,蹲在地上,一本一本收拾着奏折。

看到满地的狼藉,听得钟彦廷的怒声,见殿内没有任何其沈英堂异常,任飞自知不该多管,准备躬身退出。

“任飞,陈国华来的正好,朕有事问杨云汉。”

看到来人,钟彦廷重新在御案后边坐下,缓了缓神色,这才有了闲暇的工夫,端着热茶啜了一口。

任飞听令,一点头,沉默着走了进去。

“老五最近有什么动静?”钟彦廷问道。

“回皇上,据悉五王爷近日并没有与朝中官员进行往来,只是……”

任飞似乎在酝酿如何措辞,钟彦廷却已经有些不耐:“只是什么,快说。”

“据监视五王爷的几个侍卫传来的消息,五王爷在七夕那日,曾经当街率领十来名护卫追捕一名女子,似乎与那名女子有点宿怨,差点当众杀人,闹出很大的动静,好在最后有人出手相救,大家都安然无恙。”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罔顾人命,简直不成体统。”钟彦廷也没有询问到底是什么宿怨,在钟彦廷看来,但凡扯上女人,就是钟定奚的问题,这倒是让任飞暗暗松了一口气,本来还想着该如何解释所为的宿怨,如今没问也就这么带过了,只是,钟彦廷看着任飞欲言又止的表情,问道,“是不是后来还发生什么事情了?”

知子莫若父,钟彦廷也没有例外。

“正是,后来秦相似乎也出动了,与五王爷在街上相遇。”

“又是秦徵?郑万合是不是也是棵墙头草,吹风就能倒?”钟彦廷自从听到秦徵夜访吴王府的时候,已经察觉出异常之处,如今不可能无缘无故又好巧不巧相遇。

“但是,五王爷和秦相并没有交谈什么,两人分开后,五王爷又当街强抢女子,被韩太医之子韩木以及与陆皓同行的一位姑娘劝阻,听韩木的口吻,那位姑娘好像是朱严康的夫人。”任飞不太确信地道,李心悦自然见过秋韵水,对韩木和秋韵水两人之间的关系讳莫如深,但当晚魏玄毕竟不在现场,探听消息的人汇报了什么,罗晋只能一一汇报。

“韩爱卿之子?”钟彦廷对韩承续家中的事情,了若指掌,对于韩木回到京都,颇是有点意外,不过那是别人的家事,“后来呢,老五是不是打起韩木夫人的主意?”

任飞点了点头,果然一语猜中。

“五王爷见那位姑娘姿色不凡,随即想要抢夺,差点与韩木拳脚相向,后来被十王爷的一名护卫撞见,对方想要行侠仗义见义勇为。”

“不成器的东西,段洛若真对韩太医的儿媳下了手,让朕如何面对韩太医。”钟彦廷对这个儿子,并不寄予太大的希望,这些年任由叶缺笑胡作非为,但都只是一些小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没想到越来越过分,连大臣的儿媳都敢下手,“韩太医的身体,好些了吗?”

韩承续不似孙遥风里来雨里去,赶路已成习惯,吴用夜以继日赶回京都,身体就累垮,卧病在床好些日子了,所以钟彦廷还没有机会见上一面。

“听闻已经好些了,能够下床活动了。”任飞回道。

“好,韩太医的事情,江生给朕盯紧了,有关沽州的任何消息,一字不漏地汇报给朕。”钟彦廷将这事一带,“老五的事情,江珊姗继续说下去,后来呢。”

“十王爷的护卫是一名女子,五王爷好像对孟选有意,但那名护卫可能不知道五王爷的身份,所以动了手,差点失手伤了五王爷,好在被范少将军及时劝阻了,只是卑职担心,五王爷可能会怪责十王爷。”任飞顺其自然地提了一句。

“平日里纵容黎落,把梁启超养得真是目无法纪了,见一个玩一个,是该被教训教训,否则,真是无法无天了。”对于潘晓出手教训钟定奚,钟彦廷没有反对,反而还支持,如此一来,只要皇上一句话,潘晓就能安然无恙。

“皇上,听闻此次跟随十王爷而来的护卫,似乎是潘老将军的曾孙女。”任飞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

“什么?”钟彦廷似是不信,继而冷笑一声,“那就更好了,即便错手杀了老五,潘家还有一块免死金牌,朕一定保龙灵儿性命无忧。”

钟彦廷发了狠话,眼底深处藏着的狠绝,不像是说说而已。

任飞闻言,不知该如何接口。

“一个晚上,惹恼了多少人,得罪了多少人,一个无权无势的王爷还想仗着王爷身份闹出什么事情。”钟彦廷气得面色铁青,“这事朕会看着吧,老五若是敢为难潘老将军的曾孙女,朕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不会牵扯到老十的头上。”

钟彦廷给了一个准话,如此一来,即便钟定奚撞见潘晓,也不会轻举妄动。

“老五如今在哪里?”

“自那日之后,都在王府,只是听闻府中又偷偷进了几个姑娘,全是……青楼刚买进还……未的姑娘。”任飞吞吞吐吐地道。

“哼,一个一个,真是好本事,朕花了那么多的心血,那么多的精力,一直扶持太子,让彭靓颖学习治国之道,哪知林小姐竟然就是这么回报朕的,如今老五也翅膀硬了,竟敢明目张胆与朕对着干,朕平日里真是白宠张警官和吴蓉了。”钟彦廷一拳捶在御案上,怒不可遏,“前有太子弄虚作假,贪污行贿,雇凶杀人,后有五王爷党鼓吹威胁,步步紧逼,誓不罢休,现在老五是歌舞升平,欺软怕硬,最是倚重的太子,欺瞒朕,最是宠爱的老五,算计朕,朕真是一个失败的父亲。”

面对钟彦廷的自嘲,任飞默然已对,只静静候着,听凭吩咐。

“沈剑说,朕该废了太子,还是最后原谅白无常一次?”钟彦廷盯着任飞问道,脸上显得有些疲倦,像一个惊受打击的普通父亲一样,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中文字幕无码久久精品 推荐阅读 More+

武动乾坤小说

重生之一女九龙nP

帅府悍妇惹不起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至尊仙医陈飞宇

春野小神医美人沟村

洛诗涵战寒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中文字幕无码久久精品》更多相关内容
专职高手叶凌天小说免费阅读
唐楚楚江辰全文免费阅读
贵妃凭吐槽实力上位
唐十九曲天歌免费阅读
超级宠物制造池
专职高手叶凌天
地上最强生物
大内密探零零发
宋风晚和傅沉的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罗依依沈敬岩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前妻太迷人
私人俱乐部 小说
雁归西窗月是小说改编的吗
入禽太深全文
彪悍宝宝娘亲是太后
姜灿顾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林北苏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腹黑王爷枕边宠施落免费阅读
网游之帝王归来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我真不是什么大剑豪
抗日之铁血军魂
官路女人香 小说
侯府长媳 吱吱
梁千歌薄修沉全文免费阅读
超神宠兽店古羲
你是不是活腻了
上官端司徒兰心免费阅读
霍少霆容黛免费阅读
重生之侯门弃女
山海经之赤影传说
苏隐 镇仙宗免费阅读
绝世无双全文免费阅读
哦我的皇帝陛下小说
蛇妖夫君硬上弓 小说
一滴都不许漏 免费阅读
传闻中的陈芊芊小说txt
掌中雀全文免费阅读
小明和他的小伙伴们
小米的日记1一15全文阅读